【编导小讲堂】文学赏析/散文

关于文学赏析

On literary appreciation


    2021年,福建省编导省联考(统考)针对考试大纲进行了一次改革,其中变化较大的就是将原先的“策划题”改为现如今的“赏析题”。


    赏析什么?瞅一眼考纲:

图片


   

图片


    用通俗的话讲,就是考语文


君自塾间十余载,盖非愿陨文藻间


诗歌C位,小说、散文伴其左右


当然了,根据两年的考试出题,诗歌(玩意识流、象征、超现实主义的现代诗居多)连续两年中标


2021,考的八零后诗人雷元胜所著《有生之年》,教院操作猛如虎,编导老师心里苦


2022,天降猛男臧克家,1946年《侨声报·星河》诗选《星星》


微铭教育秉承“玄不救非,氪不改命”之原则,特此在文学赏析方面给予广大考生一些帮助


当然啦,想要深入学习编导专业——


图片


咨询老马,微铭教育大家庭欢迎你的加入


进入正题


今日散文先行,学员范文实例





02

原文赏析

Original text


《雅舍》

梁实秋


图片



到四川来,觉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经济。火烧过的砖,常常用来做柱子,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砖柱,上面盖上一个木头架子,看上去瘦骨嶙嶙,单薄得可怜;但是顶上铺了瓦,四面编了竹篦墙,墙上敷了泥灰,远远的看过去,没有人能说不像是座房子。我现在住的“雅舍”正是这样一座典型的房子。不消说,这房子有砖柱,有竹篦墙,一切特点都应有尽有。

讲到住房,我的经验不算少,什么“上支下摘”,“前廊后厦”,“一楼一底”,“三上三下”,“亭子间”,“茅草棚”,“琼楼玉宇”和“摩天大厦”各式各样,我都尝试过。我不论住在哪里,只要住得稍久,对那房子便发生感情,非不得已我还舍不得搬。这“雅舍”,我初来时仅求其能蔽风雨,并不敢存奢望,现在住了两个多月,我的好感油然而生。虽然我已渐渐感觉它是并不能蔽风雨,因为有窗而无玻璃,风来则洞若凉亭,有瓦而空隙不少,雨来则渗如滴漏。纵然不能蔽风雨,“雅舍”还是自有它的个性。有个性就可爱。

“雅舍”的位置在半山腰,下距马路约有七八十层的土阶。前面是阡陌螺旋的稻田。再远望过去是几抹葱翠的远山,旁边有高粱地,有竹林,有水池,有粪坑,后面是荒僻的榛莽未除的土山坡。若说地点荒凉,则月明之夕,或风雨之日,亦常有客到,大抵好友不嫌路远,路远乃见情谊。客来则先爬几十级的土阶,进得屋来仍须上坡,因为屋内地板乃依山势而铺,一面高,一面低,坡度甚大,客来无不惊叹,我则久而安之,每日由书房走到饭厅是上坡,饭后鼓腹而出是下坡,亦不觉有大不便处。

“雅舍”共是六间,我居其二。篦墙不固,门窗不严,故我与邻人彼此均可互通声息。邻人轰饮作乐,咿唔诗章,喁喁细语,以及鼾声,喷嚏声,吮汤声,撕纸声,脱皮鞋声,均随时由门窗户壁的隙处荡漾而来,破我岑寂。入夜则鼠子瞰灯,才一合眼,鼠子便自由行动,或搬核桃在地板上顺坡而下,或吸灯油而推翻烛台,或攀援而上帐顶,或在门框棹脚上磨牙,使得人不得安枕。但是对于鼠子,我很惭愧的承认,我“没有法子”。“没有法子”一语是被外国人常常引用着的,以为这话最足代表中国人的懒惰隐忍的态度。其实我的对付鼠子并不懒惰。窗上糊纸,纸一戳就破;门户关紧,而相鼠有牙,一阵咬便是一个洞洞。试问还有什么法子?洋鬼子住到“雅舍”里,不也是“没有法子”?比鼠子更骚扰的是蚊子。“雅舍”的蚊虱之盛,是我前所未见的。“聚蚊成雷”真有其事!每当黄昏时候,满屋里磕头碰脑的全是蚊子,又黑又大,骨骼都像是硬的。在别处蚊子早已肃清的时候,在“雅舍”则格外猖獗,来客偶不留心,则两腿伤处累累隆起如玉蜀黍,但是我仍安之。冬天一到,蚊子自然绝迹,明年夏天——谁知道我还是住在“雅舍”!

“雅舍”最宜月夜——地势较高,得月较先。看山头吐月,红盘乍涌,一霎间,清光四射,天空皎洁,四野无声,微闻犬吠,坐客无不悄然!舍前有两株梨树,等到月升中天,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,地上阴影斑斓,此时尤为幽绝。直到兴阑人散,归房就寝,月光仍然逼进窗来,助我凄凉。细雨蒙蒙之际,“雅舍”亦复有趣。推窗展望,俨然米氏章法,若云若雾,一片弥漫。但若大雨滂沱,我就又惶悚不安了,屋顶湿印到处都有,起初如碗大,俄而扩大如盆,继则滴水乃不绝,终乃屋顶灰泥突然崩裂,如奇葩初绽,素然一声而泥水下注,此刻满室狼藉,抢救无及。此种经验,已数见不鲜。“雅舍”之陈设,只当得简朴二字,但洒扫拂拭,不使有纤尘。我非显要,故名公巨卿之照片不得入我室;我非牙医,故无博士文凭张挂壁间;我不业理发,故丝织西湖十景以及电影明星之照片亦均不能张我四壁。我有一几一椅一榻,酣睡写读,均已有着,我亦不复他求。但是陈设虽简,我却喜欢翻新布置。西人常常讥笑妇人喜欢变更桌椅位置,以为这是妇人天性喜变之一征。诬否且不论,我是喜欢改变的。中国旧式家庭,陈设千篇一律,正厅上是一条案,前面一张八仙桌,一旁一把靠椅,两旁是两把靠椅夹一只茶几。我以为陈设宜求疏落参差之致,最忌排偶。“雅舍”所有,毫无新奇,但一物一事之安排布置俱不从俗。人入我室,即知此是我室。笠翁《闲情偶寄》之所论,正合我意。

“雅舍”非我所有,我仅是房客之一。但思“天地者万物之逆旅”,人生本来如寄,我住“雅舍”一日,“雅舍”即一日为我所有。即使此一日亦不能算是我有,至少此一日“雅舍”所能给予之苦辣酸甜我实躬受亲尝。刘克庄词:“客里似家家似寄。”我此时此刻卜居“雅舍”,“雅舍”即似我家。其实似家似寄,我亦分辨不清。

长日无俚,写作自遣,随想随写,不拘篇章,冠以“雅舍小品”四字①,以示写作所在,且志因缘。



【人物志·梁实秋】


    文曾分新月、左翼,作为新月的领军人物,梁实秋曾与左翼文人鲁迅发生多次论战,互骂八年之久,成为现代文学史上最大的公案之一。


    梁实秋原名梁治华,字实秋,笔名子佳、秋郎、程淑等。中国现当代散文家、学者、文学批评家、翻译家。


    1903年(清光绪二十九年)梁实秋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传统儒家士大夫的家族,深受儒家思想影响,但儒家思想的迂腐和教条并未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。(比如说同时期作家或多或少都会收到包办婚姻的影响,但梁实秋的婚姻却显得比较洒脱,可能这和左翼婚姻都不美满的梗也有关系吧)。


    梁实秋父母较为开明,所以,上学期间,早早地就接受了“新式教育”,他虽然不是大户人家出身,但是,一路走来,上的是名校,交往的是名流,后来自己又成了名人,所以,自然就产生了一种“名士范儿”,这种范儿,在很多人眼中,应该是雅的。


    梁实秋最广为人知的是他的雅舍系列的散文。


    其实,他一生投入精力最大的是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,但是,其结果却是,公认的莎士比亚全集的经典译本是朱生豪的,他用了一生的时间,做了一件事倍功半还不被认可的事。


    他只是玩票的散文却帮他获得了非常高的赞誉,甚至被不少人认为现代小品散文第一人。


    梁实秋的散文风格是亲切自然,行云流水,看似寻常,却又略带一丝雅致。所以,固然雅舍系列的起名来源是他的那间“雅舍”,但后来被公认为“雅致”的代言人,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其文章确实也有雅致的成分。


    冰心说他是花一样的男人,兼具才情趣。这个评价确实相对准确。


    他的文章多少带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,对普通人有时候也会带有一丝同情,但更多的时候是居上位者的那种傲慢的同情,那种嘲弄的同情,这一点跟鲁迅有鲜明的对比,鲁迅虽然骂得狠,但实际上是最深沉的爱,梁实秋虽然看似是淡淡的嘲讽,且嘲讽还戴上了幽默的面具,但实际上,他对普通人,没有什么爱。


    梁实秋的文字,可能写的时候没有刻意地阶级化,但是,他情不自禁地,潜意识地,其实进行了阶级分化。资本主义的走狗确实不好听,但至少可以肯定地说,他至少是个小资。


    他的主要特点还是雅致、幽默、平实、批判等几个元素的较好地统一。这使得他的文章显得极为“亲民”,大多数人看得懂,看得懂的同时还觉得有意思。其他的一些散文作家,要么因为其太华丽而让人敬而远之,要么因为太雅致而敬而远之,要么因为太深刻而敬而远之,要么因为太平实而敬而远之。


    梁实秋最初被广为人知,应该是沾了鲁迅的光,后来随着对他的解封,他的散文得以被出版,得以被更多人看到,人们才进而知道原来他的散文很好看。与此同时,也有更多的人了解到,大概他确实是资产阶级那边的,但是,资产阶级也可以爱国啊。


    比较典型的,就是抗战时期他主动跟老舍等人以文艺作品支援抗战,与之鲜明对比的则是周作人。后来到了美国之后,他有非常便利的条件加入美国国籍,但是他一直坚称自己是中国人,如果中美发生冲突,一定会毫不迟疑地站在中国这边。


    整体上来说,他有朴素的民族感情,虽然坚持的主义不一样,但是,他对中国文化有根深蒂固的热爱,尤其是对中国饮食文化有深厚的爱——这当然可以在他的雅舍谈吃中体现出来。所以,他骨子里是一个彻底的中国人。




03

学员范文

model essay




以小家情调寄思酌于大国情怀

  ——浅析《雅舍》

文人之笔墨其胄何陋?不乏字字珠玑,屋漏连夜雨中似缺风骨、格局。梁秋实之《雅舍》绵里藏针,起雅舍而赞陋室,弦外之音识文者肆意铺陈,小家之情隐林涧山雨,家国情怀现字里行间。骈散相间的雅趣下有的是对个人生活哲学的漫谈,亦有立足于纷乱中的四两拨千斤,不以拙力辨社会之疲敝,生活、追求和家国三点一线,散文的寡淡平实中百圣齐鸣。

论其文表,梁之《雅舍》悃愊无华。首段,雅舍虽陋——瘦骨嶙峋、单薄可怜,然仍以“应有尽有”归文。次段,他舍虽嵘——琼楼玉宇、摩天大厦,却以“有个性就可爱”表露出一抹进贤退奸的性情。对于华而不实的奢靡或是主流价值观,梁秋实更看重的是个性,于人而言,濡染主流风气而失了个性,等同于失了灵魂;于物而言,被需求所捆绑失了特点,等同于没了价值。梁秋实所想流露于表层的无非是个人的特立独行、独辟蹊径以及不合流的情操。论品味,在于价值,价值且又在于个性追求。

论其文里,梁之《雅舍》重现一九二七《新月》中的锋芒。第四段开文“篦墙不固,门窗不严”虽指雅舍的围档简陋,言下之意却以上升至一个因言论自由而人心互离的国家,乃至于“破我岑寂”。在此作者完成第一人称“我”的散性所指,换喻国家。“领人”的繁杂聒噪,“西人讥笑妇人变更桌椅”下的大国沙文主义;以及鼠之窃习奴性、蚊之人言可畏、虱之寄生吸血——内外交困的境地在生动形象的言辞中仅露出冰山一角。

论其人之表里,梁之《雅舍》虽以“写作自遣,随想随写”作为结语,文本深意大起后甘于回归现实,既非麦秀黍离之无能,也非泛泛而谈之空虚。贯穿中国文学意脉的“看山头吐月”恢弘涤荡;“一物一事之安排拒不从俗”的当家人意志坚如磐石;终焉,“我住雅舍一日,雅舍即一日为我所有”中的个人责任感引人深思。梁秋实借雅舍描己之品格,借雅舍抒发个人的爱国情怀,虽是黯然凋零的时代,却有文人至高的风骨、至广的格局。

“雅舍”而知其实为陋室,知陋室而直面沉疴,不因其陋而弃之,不因其陋而损之。雅舍的主人,即梁之辈可承,雅舍的未来,即梁之辈乃扛鼎。文有素雅,却似磅礴。


微铭教育2021届学员

赖同学




本周编导小讲堂告一段落


阅读之余


同学们可以将自己的赏析文章投稿至下方邮箱


图片

826927381@qq.com


我们每周会从来稿中挑选一篇优秀作品作为小讲堂的范文


不白嫖,有稿酬


更多艺考资讯可关注微铭教育抖音号


图片



图片

END